首页 »

【舆论+】没有强制力的“爱心专座”,才是让座争议的“导火索”

2019/10/10 5:10:29

【舆论+】没有强制力的“爱心专座”,才是让座争议的“导火索”

原本只是为了尊老爱老而存在的公交让座,如今成了“我弱我有理”的尴尬存在。

 

公交地铁上一遍遍播放着“请给需要帮助的乘客让个座”,越来越让人疑惑:这一个“请”字,是道德上的自觉,还是规则中的必要?

 

1

 

前两天,上海地铁2号线,一名老人要求坐在爱心专座上的女孩让座,遭到拒绝。随后老人未就此作罢,不断拉扯并辱骂女孩,甚至坐在女孩大腿上,女孩当场气哭。

 

由于老人行为实在过分,车内不少乘客出面指责老人,有人大喊“耍流氓”,老人则与乘客互怼,言语粗鄙。

 

其实,这种冲突早已算不得什么新鲜事,随便一搜“让座打人”,就不难发现,让座引发冲突的频率只能用“天空飘来五个字——那都不算事”来形容。

 

云南昆明,怀孕3个月的孕妇,因为坐在爱心专座上,一位老人要求让座时不听她辩解,反而一再指责和辱骂,甚至动手打了她的头。

 

在哈尔滨,在挤满乘客的64路公交车上,一年轻女孩因未给一名70岁左右老人让座,被其暴打一耳光。

 

当然,这些老人过激的行为,显然是不对的,但若纠缠于这一点,无疑就回避了事情的核心——让座的合理性。

 

2

 

为老人让座,几乎成了全世界通用的文明,不仅是尊重老人,更是因为老人需要座位,以减少出行中的伤害。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一份2002年的报告数据,公交车是最常发生老年人跌倒的位置之一,而跌倒是老年人伤害死亡的第一位原因。2002年全球有近40万人死于跌倒,其中60岁及以上老年人占50%以上。

 

给老人让座的道理,我们都懂,但在实操过程中,尤其是行政力量介入之后,往往会不小心用力过猛。

 

今年9月,一份名为“咸阳市教育局关于开展中小学生遵守交规文明出行专题教育活动的通知”就引起了不小的波澜,这个文件严禁学生在“爱心专座”落座,称“爱心专座”是给老、弱、病、残、孕等人群设置的专门座位,必须为五类人群预留,即便“爱心专座”无人使用,中小学生也不得坐用。

 

后来因为社会负面声音太多,这则文件最终不了了之。

 

试图通过行政力量来推广让座,早在十年前就在不少地方试水。比如北京就曾推出过“让座日”,组织媒体在全市范围内进行暗访,公开褒扬让座人,曝光批评拒绝为老、弱、病、残、孕让座的乘客。而在郑州不让座就罚钱:乘客不主动让位的,驾驶员、售票员有权劝阻和制止,对于拒不改正者,可以拒绝其乘坐。不履行义务者,市政主管部门还可处以50元罚款。

 

相较于以罚为主,另一些城市更偏向于物质奖励。

 

比如,绍兴市公交公司此前出台一项奖励措施,给让座者每人每次一张爱心卡,凭此卡可给公交IC卡充值5角钱。武汉公交也推行类似奖励,让座50次赠30元公交卡。不过这些都是“旧闻”了,至于效果如何,尚未得知,不过用常识判断一下,应该还是需要打个问号。

 

3

 

喊让座这么多年,效果还是不够好,会不会又是国人素质问题呢?其实,这是一个国际上面临的通病。《环球时报》就曾指出,韩国的孕妇专座也经常被他人占用。

 

但是,与国内倡导“文明礼让”不同,有些国家和地区并不寄希望于国民素质,而是直接用法律来强制规定。

 

此前有媒体报道,德国法律规定,老弱病残孕乘坐公交车享有优先权。一般来说,公交车有三分之一左右的座位是老弱病残孕保留座,用蓝十字标记,十分醒目。保留座位于车厢前半部分,靠近前门和中门,上下比较方便。这些座位即使空着,站着的青壮年一般也不去坐。如果坐了,一旦看到有老弱病残孕上车,必须赶紧起立还座。如果一时没有注意到,老弱病残孕站到了座位前,要说“对不起”并立即还座。

 

而在宝岛台湾,想必游客对公交车上的“博爱座”也印象深刻。和“爱心专座”一样,“博爱座”也明确是给老弱病残人士使用,无论公车或捷运,哪怕是座位空着,也很少有非老弱病残人士坐上去。

 

4

 

无规矩不成方圆,当务之急应该是给“爱心专座”做好规矩。

 

在公交运力优先的情况下,僧多粥少,肯定有人只能站着。“今日话题”就曾总结出公交车座位分配的三种方式: 1,无差别的先到先得模式。这是人类最朴素的占有方式,本质上是一种“排队”秩序;2,差异化模式。设立老、弱、病、残、孕专座(非此类者不得占用),其余座位的分配模式等同第一种;3,让座优先级模式。老、弱、病、残、孕专座先让,当这些专座仍不够用时其它座位也要让。

 

“爱心专座”的设立一般被认为是第二种,但缺少“非此类者不得占用”的强制力,主要是从公交运力方面考虑,担心强制实施会引发空置座位的浪费。正是因为如此,无论是从宣传上还是现实中,这种强制力都让渡给了乘客的道德感。

 

道德不像规则那么易于衡量,也造成了大家对“爱心专座”的理解误差。在一则“会不会坐爱心专座”的网络调查中,31.72%的网友认为,“有座位先坐下,看到需要帮助的人,再主动让座”;而有26.88%的网友则表示,从来都不坐这种座位,这样可以建立一个良好的乘车氛围;也有19.09%的网友选择了“先坐下,看到需要帮助的人,视车厢拥挤度来决定是否让座。”

 

事实证明,仅靠温柔的、软性的道德劝说和宣传教育来改善这一局面,似乎不会有太大效果。

 

《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五十七条规定,“提倡与老年人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服务行业为老年人提供优先、优惠服务……城市公共交通、公路、铁路、水路和航空客运,应当为老年人提供优待和照顾”。

 

既然法律明确了给老人提供优待和照顾,弱、残、孕等群体也可以此为参照,建议“爱心专座”不如彻底落实特殊群体的优先入座权,也省了大家“让座比惨”的内心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