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外媒:三成中国青年死亡与吸烟有关

2019/8/14 8:49:11

外媒:三成中国青年死亡与吸烟有关

 

最近一项调查显示,中国的香烟销售量占世界香烟销售量的1/3,而中国青年有1/3死于与抽烟相关的疾病。

 

这项调查由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中国医学科学院、牛津大学联合进行的,调查结果近日发表在医学杂志《柳叶刀》上。文章称,据估计,目前中国2/3的男性吸烟,且烟民的队伍越来越庞大,更多青少年加入其中,吸烟带来的风险也不断提高。

 

分析称,中国死于吸烟引起有关疾病的人口数量,以每年两倍的速度在增长,2050年将达到每年300万例。

 

面对这严峻形势,尝试戒烟的中国人却不多,调查表明,仅有9%的吸烟者尝试戒烟。

 

 

可喜的是,与男性烟民情况相反,中国女性吸烟率呈显著下降趋势。年长女性有10%吸烟,中年女性仅有1%吸烟。但这并不妨碍调查团队发现,中国部分地区少女抽烟现象不降反增。

 

《柳叶刀》称,在中国实现经济繁荣之前,吸烟者通常在25岁开始吸烟,他们大多用烟斗抽烟,不少人付不起每天吸多根烟的钱。

 

据调查统计,吸烟将导致诸多疾病的发生,包括肺癌、肺气肿、中风、心脏衰竭,及其他癌症。肺部疾病发生率在中国本来已很高,即便是那些不吸烟的人也会患有肺部疾病,这其中很大原因是城市空气污染和农村贫困地区烧柴造成的。

 

对此,外媒评论文章写道,中国大众对吸烟一直存在误读,他们认为亚洲人不太受吸烟影响;吸烟是中国传统;戒烟很容易等等。

 

 

对此,美国《赫芬顿邮报》网站刊发一篇《戒烟记》,以此劝诫戒烟。全文如下——

 

25年前的一个星期天是我人生中的一个大日子,因为那天我戒了烟。

 

1975年我14岁,那时,因为觉着吸烟是一件蛮酷的事,我便试着吸了烟。我爸爸吸烟,妈妈也吸,哥哥姐姐同样如此,我的童年浸泡在烟草味中。

 

我至今清晰地记得自己第一次抽烟的场景。我从哥哥那里偷了支烟,把它藏在衣柜里,只等时机成熟便拿着烟夺门而出,将其点燃。

 

这个机会,我等了几天,在一个星期六的下午,我终于鼓起勇气,准备好好享受一番。

 

我带着那支薄荷烟和一包火柴,悄悄打开后门,溜到了后院一个角落里。我家篱笆附近有个电线杆,我便蜷缩着身体,蹲靠着电线杆,小心地含着烟的末端,划着了火柴,把烟头点燃。

 

一股焦油味混着些许薄荷味冲进我的肺部,我开始剧烈地咳嗽。当时我想,这味道真怪,谁会想着要抽烟呢。我又抽了一口,这次味道不像上次一样糟糕;紧接着又是一口,这次味道好像更好了。我想,可能我已经找到了抽烟的窍门,可能我已经成了个烟民了,简直太酷了。

 

但我这份陶醉感来得快,去得更快。烟吸到一半,我回头望了望我家,一边吐出一口浊气。让我吃惊的事儿发生了,妈妈正站在我卧室里,隔着窗户,眼睛盯着我。

 

我心里懊悔极了,我知道妈妈看到我在院子里吞云吐雾,一定很伤心。我立刻将烟丢在地上,脚踩了又踩,把烟弄灭。

 

我僵在那里,不只该做什么。我根本不想回到家,所以只能站在院子里,一站就是一个小时,脑子里想着妈妈要对我说什么。

 

多年后,我回想起当天的情景,觉着很可笑。但当时,我却心里怕到不行。好在妈妈没有像我想象中那样,朝我大喊大叫,而是平静地向我表达了她的失望,教育了我一番后,继续做起了日常家务。

 

 

从我14岁到1989年我28岁,我时断时续地保持着抽烟的习惯。期间有几次戒烟,但都没有坚持下来。最长的一次,我有几个月都没抽,可在我谈了一个爱抽烟的女朋友后,我又重拾旧业。显然我说服了自己,两个人臭味相投,才能过到一起。现在想来,这想法是错误的。

 

1989年我的大儿子出生了,他的出生让我意识到应该完全戒烟。大儿子总是专注地盯着我看,不论我做什么,他都会看到。婴儿观察能力是那么强,他们会从家长那里学到很多东西。我可不愿意让我的孩子像我一样抽烟。

 

不幸的是,有戒烟的想法和完全戒烟根本是两码事。孩子出生10个月过去了,我还是没能脱离烟草奴隶的身份。

 

直到1990年10月初,我的支气管炎和鼻窦炎开始严重。医生检查了我的鼻子和喉咙后,问我:“抽不抽烟?”其实,从他问我的口气,我明显感到,不需要我的回答,他也知道答案。见我点了点头,他严肃地看着我说:“戒了,必须立刻戒。”

 

事情就是这样,我回到了办公室,进了卫生间,抽了最后一支烟,把烟盒里剩下的烟全部丢入马桶,冲了下去。

 

我在办公桌前,拿出一张名片,在名片后记下了“再不抽烟”的字句。之后,我用透明胶带把名片包裹着,防止字迹被水浸湿,将名片放在了钱包里。25年后,我钱包里仍放着当年那张名片。

 

戒烟是我人生里最美妙的一件事。抽烟很脏,很危险,也很贵。戒烟后的25年,我身体更健康,寿命更长,钱包也更鼓。1990年一包烟大概2美元,到今天,我取了个平均数,一包烟平均4美元,按我一天一包烟的习惯算,我大概省了3.6万美元。

 

其实直到今天,我依然有对抽烟的渴望。这种渴望不常常光顾,但总会光顾。幸运的是,我现在能够抑制住这份渴望,不被它控制住。

 

距离我最后一次抽烟至今已有9132天了,我将继续坚持戒烟,再也不碰它了。

 

马克•吐温说:“戒烟是世界上最简单的事,我知道这一点,是因为我已经戒了上千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