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风暴眼里看“脱欧”

2019/8/14 8:49:11

风暴眼里看“脱欧”

“脱欧”了!法国当地时间7时,我是在一个国内的微信朋友群里被惊醒的。


之所以说惊醒,是因为这个结果对我有点突然。此前一天,我在和新民晚报资深国际编辑赵庆的微信交流中,还坚持认为:工党议员考克斯被枪杀前,脱欧势大,但枪声改变了形势,很可能考克斯的鲜血换来了留欧。就像当年我国台湾地区“枪击陈水扁”改变形势一样。


谁料,人算不如天算。不过,回想此前2天,我在英法两国的现场观察,从风暴眼里看“脱欧”,还是有些蛛丝马迹、人情世故可以追寻的。

 

邮票和双脚


   
这次来英国,我是随上海市浦江论坛伦敦分论坛的代表团过来的。这个分论坛23日举行,恰逢公投当日,使得我有很多机会现场感受氛围。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大文豪狄更斯已经离去100多年,在英国,今年议论的是莎士比亚去世400年。很多纪念活动在伦敦举行。但是,对于我接触的许多升斗小民来说,柴米油盐的关心当然远远超过狄翁和老莎。


两位华裔英国年轻人的关注点可以管窥一二。


第一位登场的是在伦敦期间一直陪伴我们的司机梁国荣。这是一位上世纪90年代从香港移民过来的41岁的中年人。小梁是一位充满活力的华裔,继承了老一辈香港人干事认真执着的传统,至今独身的他眼下有2个目标;一是找到一位志同道合的姑娘做老婆,二是在伦敦不算好的东区买一套50万英镑以内的公㝢。


这两个目标,放在国内年轻人那也不算高吧?但是,这位走路蹦蹦跳跳的中年人正为他的所谓“中年危机”困扰;他发现这两年随着欧盟不断东扩,移民大量来英,眼下问题是小偷多了,他要劳心劳神提醒来英的中国人当心小偷。接下来,他又担心起自己将来的饭碗了。“这些技能很彽的移民,第一步就是抢我们司机这样的饭碗啊!我一定要去投票,送走你们就去!”小梁对脱欧坚定不移。


果然,23日那天,在金融城送走我们,他是蹦蹦跳跳着离开的,“我要投票去了!”


第二位是帝国理工大学从事医疗机器人研究的陈晋东副教授。6年多前来英的陈教授,在英国已经入籍,也算一位知识精英了。和梁国荣相反,他是一位留欧派。


在中科院大学读研究生,再来英国从事热门的机器人研究,小陈的生活和事业可谓一帆风顺。那天,在浦江论坛伦敦分论坛相遇,他显然对自己眼下的工作环境很满意;机器人是帝国理工大学的强项,光是他所在的研究医疗机器人的团队就有60多人。此外,帝国理工大学还有2个团队在搞其他领域的机器人研究。


那天,我们谈到了国内正热的达芬奇机器人,也谈到了他们正在研发的更实用的医疗机器人。“一台达芬奇二三千万元人民币,英国顶级医院也不舍得,国内医院却大量引进。中国现在真有钱。所以,我们帝国理工大学的很多项目也在找中国资本。”他告诉我。


搞研究当然要找钱。找中国资本是一路,更要找相对稳定的财路。陈晋东告诉我,他们研究团队的一半经费来自纵向的英国方面,一半来自欧盟。如果断了欧盟的财路,当然也有生计问题。所以,他成了坚定的留欧派。


“你投了吗?”23日的浦江论坛伦敦分论坛会场外,我问小陈。“投了!我是2天前邮寄投票的。”如此淡定,原来如此!


一张邮票寄留欧,两只双脚奔脱欧。两位风暴眼里的华裔的不同表现,让我陷入思考:一个为了面包,一个为了课题经费;邮票可能寄错,双脚不会跑错,看来,这回公投,寄邮票的输给了跑腿的。

 

穿越欧洲隧道的脱欧


   
“欧洲之星”老了。1994年建成的“欧洲之星”曾经是欧洲的骄傲。从伦敦圣潘可拉斯到巴黎北站,这趟高速列车连接起英法两国,也是英国和欧盟联接的象征。但是,这条正在老去、各方面不及国内高速铁路的铁路线,未来又将面临新的变数。


我们是当地时间23日下午3时从伦敦出发赶往巴黎的。在“欧洲之星”上,我们不断刷屏,想了解公投的信息,但是网络实在不给力。据说巴黎的地铁里也一样如此。网络是一个小小的侧面,反映正在沉沉老去的欧洲。


老天似乎也在配合这场脱欧公投。从欧洲隧道岀来,进入法国北部。原本阳光明媚的天空突然乌云笼罩。一会儿,一场暴风雨突袭。这场雨实在太大,“欧洲之星”在它的袭击下似乎也在晃动。它也预言了12个小时后欧洲的晃动。


从伦敦到巴黎,我们是考察一个叫欧创慧的孵化器项目的。这个在巴黎巿中心的由一群中国留法人士开设的众创空间,吸引了大批留学生和法国当地年轻人来此创业。一个个工间里,年轻人安静做事。


巴黎人似乎并不太关注英吉利海峡对岸的公投。但是他们不会不关心家门口的环境和柴米油盐。


在巴黎,我们住在北面的第10区的巴黎北站附近。走出火车站,是一番和伦敦火车站完全不同的景象:地上脏兮兮的,一些无业游民东一堆西一堆的,马路上的汽车乱哄哄的。


对此,我己经有心理准备。此前,刚从巴黎回伦敦的我过去的老同事薛淼焱,提醒我现在巴黎有点乱有点脏,更有点不安全。“比起伦敦人在心理上不安定,法国是在环境上给人不安定感。”


好在,最让我们担心的法国人罢工等事情并没有影响到我们的行程。难道法国人真的一点不关心海峡对岸那个既爱又恨的兄弟脱轨吗?那也不是的。他们的一只眼显然也在瞟着英国。


汇率的起伏是实实在在的。一大早,给我们开车的华人司机小潘就说开了:“欧元换人民币跌了,你们到欧洲买东西合算了。英镑跌得更多,昨天换人民币9.4,今天只有8.8。”这位仁兄手里也许有不少英镑,自然不淡定了。


今天国内微信上最流行的一个段子是——“上联:脱帽脱衣脱鞋脱裤不如脱欧;下联:有理有节有情有义不如有钱。横批:大不了颠!”也许,对大多数法国人来说,一早醒来听到英国脱欧,都是像这位小潘兄弟一样:大不了颠!


巴黎的街上依旧人潮涌动,为7月14日国庆准备的看台还在搭建。不出几天,整个欧洲也许又有了新的热点。对法国人来说,生活还是要继续,咖啡还是要照喝。